首页 >> 科研评价 >> 考试评价
 
高校招考工作改革展望与思考

 

高校招考工作改革展望与思考

沈本良

1977年恢复高考近30年来,高等学校已为国家培养了大量的栋梁和建设人才。今天,当我们国家高等教育的毛入学率进入大众化阶段后,如何在确保公平公正前提下,进行高考改革,推进素质教育,减轻学生负担,引领基础教育方向,又一次摆在了人们面前。本文就近几年来所从事的高校招生考试工作情况,结合在局部范围所作的调查,提出一些不成熟的想法和建议,以期引发讨论,明确改革发展的走向。

一、在较长一段时间内,国家统一考试的基本框架格局不会改变,这是建设和谐社会的必然要求

根据《教育法》和《高等教育法》,高等学校作为办学的实体,具有依法招生的自主权,现阶段的高校招生方式是国家统一考试为主,高等学校多样化考试和多元化录取相结合的录取体制。这种体制在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内不会改变,至少中国统一招生考试这种格局50年不会变化。因为从社会学、政治学、心理学多个方面分析原因看,决定了高考改革必将是一个漫长的逐步变化进程。

首先,现今人们的思想观念被分值束缚是很厉害的,唯分取人,分数决定论根深蒂固地影响着人们头脑。为什么素质教育、综合评价在现有框架下很难推进,就在于一个分值量化问题。素质教育要变成,有了就能投档、录取。学校以分来划定。所以现在思想品德表现、从事公益劳动、参与课间活动文体活动等,关键问一句,我参加了以后加多少分进入录取?以前加30分加50分都有,现在教育部控制了最多只能加20分。有的学校对省级招办投档材料中有加分的,可能都不认,学校录取专业按实际高考成绩来排序,俗称裸考录取。分高可录取,分低不录取已经成为一种公认的准则。所以扎扎实实抓应试教育、轰轰烈烈搞素质教育不是没有来由的,完全是我们现在全社会被分值所束缚了,根深蒂固的。现在有些地方录取投档采用平行志愿,进一步变高校按志愿录取优先以分数录取优先。强化了以取人的观念,看似公正,实际上限制了高等学校作为办学主体的招生自主权的扩大。一旦实施,学校不敢也不能接受11.2比例投档,因为多的考生材料退档,就会造成后遗症;即便是1:1.05比例投档,最好也能通过要求增加计划不退档或少退档的方式减少矛盾,这又与国务院要求严控招生计划,加强宏观调控的政策产生矛盾;长期推行这种投档方式,就会客观上使高校在录取学生的总体分值上形成明显差异,不利于高校的专业教学。

其次,千百年来中国传统的人情关系,党风、政风上存在的问题,使得老百姓对能否公平公正、阳光透明,感到很大担忧。2005年和2006年上海高职院校的依法自主招生和复旦、交大两校的自主选拔录取改革试验的两次破冰之旅应该说是艰难的,主要是我们要与人们的错误观念,跟我们现行体制,社会的诸多尚存在的弊端进行抗击。迫使我们要花费很大的财力物力,唯一的目标要维护公平公正,取得良好的社会信誉,所以高考改革要跟我们的党风政风的进一步根本好转,环境的优化保障密切相关,这是第二个原因。

第三,我们当前改革的每一步推进,都要考虑到群众受益的公平、社会的稳定和和谐环境的气氛。最近中央十六届六中全会通过了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其重要性和紧迫性是不言而喻的。高考是当今一个热门话题,我们一定要按照六中全会通过的《决定》精神,把改革的力度、发展的速度和社会可承受的程度统一起来以改革促进和谐、以发展巩固和谐、以稳定保障和谐

当前社会的主要矛盾突出表现在: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以后,对公共服务公共需求性的强烈迫切性。但我们的资源配置是供应不上的,处于一种短缺状态,高等教育可以这样说将始终处于一种短缺状态。当我们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小于15%时,我们是精英教育,老百姓关注的是渴望读大学,哪怕专科也可以;当毛入学率在15%与50%之间大众化阶段时,老百姓不满足于读专科了,要读本科了,这又是一种强烈的不满足;当毛入学率大于50%进入普及化时候,老百姓是关注重点本科了,在一部分考生中追求名校的录取率了,因此始终是处于一种不满足状态。而优质教育资源始终是有限的、饱和的,不可能满足全部人的一种渴望。这就使得人们希望要求国家把优质的教育资源分配得更加合理,一旦优质教育资源分配不合理,就使得有些人要千方百计钻这种政策空间存在的空子,使得有些人会以不合法手段享受优质教育资源机会。

长期以来,我们说到效率优先、兼顾公平,有时又强调公平优先、兼顾效率,两个不同层次问题,不能简单地倒来倒去,弄得不好又会陷入平均主义。按市场经济一般规律来说,不讲效率是不行的,但公平却非常重要,是和谐社会的基础。中央十一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要更加注重公平,而公平主要体现在创建公平竞争环境,要阳光,要透明,这就要求我们从制度上、体制上为推进改革创造良好的改革氛围。其他改革要有这种氛围,高考改革更需要这种氛围。这就需要有若干年的时间准备,要有外部大的环境配套。外部条件的不具备、内部可能存在的不规范、不严谨以及人们对传统分数至上的崇拜,都会延缓我们对高考这一敏感问题涉及改革过程的推进。

因此,就全国而言,一定时期内或者说在可预见的时期内,取消统一高考或以另外一种制度来替代它是不可能的。国家统一考试为主,高等学校多样化考试和多元化录取的改革进程将会延续下去,不可能在短时期内改变国家统一高考的格局。这是和谐社会的必须,也是社会稳定的需要。

二、审慎地、渐进式地推进高考改革在上海是可行的

整体推进改革国家统一高考的工作不可行,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在局部地区、局部范围内审慎地实施渐进式的,广大群众又能在心理承受力上接受的高考改革。这两年,在上海实施“985”院校的自主选拔录取改革试验和部分高职(专科)专业的依法自主招生改革试点,就是从两个端面层次上推进高考改革的尝试,应该说是成功的,初步积累了经验。今后若干年内,这两个层次的试点学校数量和招收录取学生数量都应该进一步有所扩大,逐步积累经验,从而使量变走向质变,,在某个恰当的时候实现质的飞跃,达到整体推进。检验标准就是社会能否接受,社会是否稳定,这是唯一的实践标准。

20053所民办院校的高职(专科)专业自主录取855个学生,吸引了5000多名学生报考。试点学校通过依法自主确定各自的考试科目和考试门数;自主组织入学考试;自主确定不同的入学标准,其中通过面试,了解考生中学教育学习情况是有创意的一种选拔。评价标准的多元,使各校选择适合学校培养定位的学生;实施自主招生录取,录取的学生不再经过6月份的统一高考。试点取得了成功,同时为2006年扩大试点提供了经验和保障。2006年学校数扩大到6所。其中包括1所公办学校,录取学生扩大到3401人,为2005年的4倍,翻了两番,其中两所高职(专科)的招生计划予以全部完成。报名人数从2005年的5000多人上升到2006年的14706人,几乎包含了全部的单报高职(专科)学生。从实际录取的3401名学生看,也占到了2006年高考报名总人数的2.93%,也就是说约3%的学生从统一高考中被解放了出来。今后几年逐年有所扩大,可让更多的学生从统一高考这种局面中尽快解脱出来。

2006年,复旦大学从网上自由报名的6294名考生中经测试入围1208人,申请复试1192人,实际复试1173个,最后发出预录取通知书298份,最后确认录取了290人。上海交大则是另一种做法,在已经通过诸如冬令营等测试的名单中确定申请者,结果2672人申请,1231人入围,1190人面试,最后发出300份预录取通知,确认录取了291人。复旦、交大两校除3名学生出国外,578名预录取学生按照教育部规定都参加了高考,其成绩作为两所高校正式录取的重要参考。最后经两校对考生的严格审核,都被正式录取,试点取得了成功,主流媒体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总之,高层次院校和高职(专科)专业的招生录取改革,都强化了高等学校作为办学主体的招生自主性,不再受制于省级招生管理部门具体的,有时甚至是直接的干预,越过了以分取人的传统约束,真正招到了适合自己学校专业人才培养的学生。而这一切又是在社会广泛的监督下进行的,自主招生的方案公开,录取进程公开,录取的结果即录取的学生名单全部经公示公开,使得公平机制更趋完善。因此社会是认可的,哪怕是低一点的被录取,群众也是认可的,迈出了不完全以录取的坚实步伐。尤其是面试的引入,考生中学综合素质评价体系的引入,都对传统的选拔标准产生了冲击。更重要的是监督机制的加强,阳光透明公平公正体系的建立,使得传统的唯分取人分数决定论开始逐步淡出人们视线,从这一点上看,改革更有意义。因此,在上海推进高考改革,应该朝着正确的改革方向迈进,而不应再以强化分数取人的措施而与改革方向背道而驰。

当然,这次渐进式改革之所以能在上海推开,得益于上海高等教育的毛入学率达到了57%,进入普及化阶段;每年集中录取阶段的录取率保持在78%至80%间,同时上海又是国家教育综合改革试验城市。

我们要朝着国家统一考试为主、高校多样化考试和多元化录取相结合的高考改革方向迈进,大概要用八到十年时间进行这方面试验,这既是统一思想的过程,也是让社会、群众逐渐接受的过程。渐进式的改革,可使破冰之旅扬帆起航,积累经验,扩大的探索,从而使量变达到质变,成为群众可接受的改革方案。以前有些改革方案设想初衷都很好,但走到最后可能异化,不得不停下来反思、调整。现在不是在改革初期,水已经很深了,我们要探清的深浅,审慎地前进。高考改革尤其要少折腾、少动荡,任何一个改革举措都要非常稳妥,不能操之过急、心血来潮,要让考生、家长、社会能够接受一个稳妥的高考改革方案,确保整个社会和谐和稳定。

三、对高考科目设置改革的一些认识

最近,我们对四所示范性高中和一所普通高中组织进行了问卷调查,从被调查中学教师和学生中的一些看法,尽管抽样样本很小,不能说明问题,但借助这些样本,提出一些不成熟意见。

1、对语、数、外三门科目作为考试科目学生和教师的态度作一比较,见下表:

1:学生和教师对语、数、外作为必考科目的态度    单位: %

image

 

image

 

         1:学生和教师对语、数、外作为必考科目的态度

 以上可看到学生一半是赞成的,还有一半持怀疑和否定态度,教师赞成的多一点,60%,怀疑在什么地方呢?就是较多的反映在语文和外语同属语言类课程,如果要考语言能力,是否1门就够了,2门多了。当然我们可能是语言种类不一样,一是中文,一是外语,还有种观点认为2门文科的,1门理科的,只有数学是理科的,对理科好的学生可能不公平,主要从这个方面反映。虽然教师赞成的占大多数,但还是有35%左右的怀疑态度,这个调查分析主要集中在外语作为必考科目的质疑上面,认为外语作为工具学科不应提到高考必考科目的高度。

2、对综合能力测试作为考试科目,学生和教师的态度比较: 

2:学生和教师对综合能力测试作为考试科目的态度  单位:%


 

image

2、不同学生对综合能力测试加重学习负担和纠正偏科的态度  单位:%

image

 

3:不同学生和教师对综合能力测试纠正学生偏科的态度 单位:%

image

 

4:不同学生和教师对综合测试加重学生负担的态度 单位:%

 

image

 

5:不同教师对综合能力测试加重学生负担和纠正偏科的态度 单位:%

 从上面图表中可以看出,对实行综合能力测试会加重学生学习负担这一问题,有62.7%的学生同意此看法,19.0%的学生表示不同意,而回答无所谓(即是否加重学生学习负担与综合能力测试无关)的占14.2%。这组数字显示大多数学生认为在高考科目中设置综合能力测试会增加学生学习负担。

然而,教师的意见则明显不同,认为综合能力测试会增加学生学习负担的人占总人数的38.1%,不同意此看法的教师占35.1%,而回答无所谓(即是否加重学生学习负担与综合能力测试无关)的占14.3%,也就是说,不同意综合能力测试会增加学生学习负担的人最多,占总人数的49.4%。这可能是因为教师认为目前综合能力测试的难度不大,并且综合能力需要平时在各门学科的学习过程中慢慢培养,偏重反复背诵和练习不一定有助于得高分。但在学生看来,不论考试科目及考题如何改变,准备高考的方式就是如此,因此觉得增加综合能力测试会加重学习负担。

而对综合能力测试有利于纠正学生偏科这一问题,有43.1%的学生赞同此看法,33.8%的学生表示不同意,而回答无所谓(即是否有利于纠正学生偏科与综合能力测试无关)的人数占总人数的15.8%,也就是说,不同意综合能力测试有利于纠正学生偏科的人最多,占总人数的49.6%。这组数字表明,多数学生不认为综合能力测试有利于纠正学生偏科。此外,对照上一组数据还可以看出,认为综合能力测试可以纠正偏科的学生人数比例比认为综合能力测试会增加学生学习负担的比例明显下降,降幅达19.6%。另一方面,持相反态度的学生比例则明显上升,升幅达14.8%。这一结果表明,在学生看来,高考科目中设置综合能力测试对加重学生学习负担的影响远远大于纠正学生学习偏科的影响,这种影响是显著的。

从教师的意见来看,认为综合能力测试有利于纠正学生偏科的人占总人数的41.7%,不同意此看法的人占36.3%,而回答无所谓(即是否有利于纠正学生偏科与综合能力测试无关)的人数占总人数的8.9%,也就是说,不同意综合能力测试有利于纠正学生偏科的人最多,占总人数的45.2%36.3%+8.9%)。可见,认为综合能力测试对纠正学生偏科没有帮助的教师占多数。这可能是由于教师认为目前的综合能力测试的难度不大,分值不高,未能引起学生足够的重视。此外,与上题结果比较,数据变化不大。这说明,在教师看来,高考科目中设置综合能力测试既没有加重学生学习负担,也对纠正学生学习偏科没有多大助益。

3、报考本科专业考生选择1”科目情况 

3:学生选择“1”科的主要理由及其所占比例 单位:%

                  image

 

其中,A:我喜欢并擅长这个科目及其相关学科

      B:这个科目相对来说容易得高分,有利于高考,谈不上喜欢不喜欢

      C:选这个科目可以进入大学得热门专业,有利于今后就业

      D:听从老师和学校的建议和安排

      E:很多同学都选这个科目,所以我也选了

      F:其它

在问及学生选择高考‘3+综合+1’科目组中的‘1’的主要理由是什么?时,有57.2%的人表示是从兴趣特长的角度出发的,这表明在目前高考科目设置的背景下,多数学生更愿意选择依自己的兴趣和能力来学习,而较不受高考的功利作用所影响。然而,仍有23.6%的学生是出于有利于考入大学的原因而选择了容易在高考中得高分的学科,另有9.8%的学生是为了能读一个好专业,从今后就业的角度出发。这表明尽管一期课改二期课改已经实施了几年,但在选择自主学科时,应试的因素对学生的影响依然很大,高中教育依然存在着明显的应试主义倾向。

     调查不能完全说明全部问题,但给出了来自五校的倾向性意见。高考科目如何进一步改革?能否从现在的“3X”改为“2X”,应由考生最终考虑的报考高校来确定考试科目。实际上,这两年高职(专科)的依法自主招生考试就是实行了不同的考试科目。但要完全走到这一步,还需要一个时间进程。现在,有一种说法,就是高考改革是素质教育的突破口,要全面地为实施素质教育服务,它是新课改的钥匙,高考的录取制度关系到高中素质教育的成败。这种表述有其合理的一面,但高考是在高中毕业学生接受完基础教育后进行的,所以自然就派生出了检测基础教育质量和引导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方向的功能。所以当基础教育的发展遇到瓶颈时,它是应该承担责任的。

但在讨论高考与基础教育关系时,以下三点是不得不考虑的:

1、改革高考是推进素质教育的必要条件,但不能认为它是充分条件,你认为它是充分条件,把一切宝都押在这上面,可能就要出现问题;

2、应试教育的出现跟考试有关系但没有必然联系,考试的存在并非必然导致应试教育的泛滥,你就是扩大到100%的录取率,仍然会有竞争,仍然会有应试。为什么?他要进哪所学校,甚至进这个学校的哪个专业都会引起竞争,不可能完全避免,不能把这个作为必然联系;

3、如果认为以改革高考来推进素质教育,这个想法只会带来相反的结果,导致高考考什么,基础教育教什么,高考不考的,基础教育也不教,这就会造成高考改革围绕基础教育转,而对整个创新型人才培养选拔可能会带来负面的不好的影响。

     1 版权所有 重庆市教育考试院(重庆市大学中专招生委员会办公室、重庆市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委员会办公室)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红锦大道61号 咨询信访电话:(023) 67869200 邮编:401147
Copyright chongqing Municipal Educational Examinations Authority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0014322号   |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521